第六局赏金猎手战队的处女战(7/24)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20-06-04 09:51

  从w加入之后,屁哥一直张罗想联系个战队打比赛,几个弟兄都踌躇满志想试试牛刀。只有w总是一副落落寡欢、不合群的样子。屁哥私下和阿猪议论道:“还真的有点像通缉犯呢,这个人平时除了吃饭、打cs、到雄狮电脑城门口骑三轮车就没有任何其他的事情干了,好像在躲着什么一样。”阿猪说:“他的样子就蛮凶的,胡子拉碴,头发又长又乱,真不太像好人啊。”屁哥说:“不过刘左找来的人,总是不会错的。这家伙看上去就是悍匪,以后出去比赛的时候还能把他拉出来吓唬吓唬别的队的……”虽然赏金猎手队渴望进行组队后的第一场比赛,然而被联络的战队只要听说他们只有四个人,就说什么都不肯比赛。有一次屁哥好说歹说挤进了北京“绿色奇迹战队”的服务器,结果对方看到赏金猎手队只有四个人还是扭头就走了。屁哥沮丧道:“就算我们四缺一,实力却是不差的呀。”沉默寡言的w忽然说道:“正规比赛都是五人制,自爱的战队是不会和四人战队比赛的。”阿猪一拍手道:“好吧,找个人还不容易吗?我找我同学来吧,虽然菜了点,但是个人呐。”刘左说:“还是歇歇吧你。”屁哥说:“不错,阿猪你不要添乱。我们几个不就是奔着那10万块钱去的吗?如果找个菜鸟来,我们是不会笑到最后的。如果你的同学来,那我们的下场就是哭着看着别人把那10万块钱拿走。”阿猪反唇相讥道:“我说我同学菜是因为跟刘左和w比,他是菜了点;但和屁哥你比起来,他还是很不错的。”屁哥怒道:“开玩笑!想当年我和刘左不打不相识的时候也是打了个平手的,怎么你小子反倒看不起老子啦?”阿猪说:“屁哥你……”两个又开始了每晚的例行拌嘴。刘左对这样的环境已经习以为常了,他偷偷看了看w,发现他根本像是没听见阿猪跟屁哥的拌嘴一样在专心看着屏幕。“终于有战队肯和我们比赛了!”屁哥兴奋地抬头对大伙宣布道,“请大家马上到211.21.343.61:27015集合!”阿猪说:“什么战队这么不自爱啊?”屁哥说:“好像也是野路子的,他们刚组建,正如饥似渴想打比赛呢。”刘左说:“废话少说,他们好像也是南京的……大家快进服务器,免得他们又反悔不和我们打了。”四个人齐刷刷进了服务器。对方战队叫chinamade(中国制造战队),比赛用图是dust2。刘左站在dust2的黄土地上,觉得神清气爽,斗志无穷。屁哥傻笑道:“我觉得10万块钱在向我招手啊……”阿猪深情地说:“赏金猎手队迈向10万块钱的第一步开始了。”刘左说:“废话少说,弟兄们新闻资讯,冲啊!”w忽然问道:“怎么冲啊?要打配合啊。”刘左说:“是新闻资讯,是新闻资讯,是要打配合。”w说:“你们从来没打过比赛?”屁哥说:“放屁,我们要是没打过比赛怎么出来混啊?我和刘左都打过比赛,阿猪更气派了,他原来还是战队的呢。”w说:“那刘左分配任务啊。”刘左说:“其实我觉得大家各冲各的比较好。好,就这么定了,大家冲啊!”不知道为什么,也许对方也没打过比赛吧,开局就把钱设成了16000块。赏金猎手队作了匪徒,chinamade是警察。赏金猎手们七手八脚买了武器之后,嗷嗷叫着冲出去了。只有w买了awp守在家里。chinamade队确实没打过比赛。他们队长因为认识网吧老板,所以骗到了op密码,这才能有今天这场比赛。chinamade的队员因为初次上场打比赛,都兴奋得跟吃了药似的,恨不得一头冲到敌人面前用冲锋枪将其一扫而光。因为开局的钱数设了最高,所以每个人都是装备精良——全套的头盔、防弹衣、手雷、m4或awp——意气风发地冲到了a门。a门那里静悄悄的,好像没有人烟的样子。警察们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,争先恐后地挤出了a门。谁知a门外正等了一群同样如饥似渴的悍匪。警察们一出门就看见悍匪们或蹲或站,枪管对准警察的头部。远处坡道上还阴险地藏了个狙击手,正窥伺着这里的动静。chinamade队长一见形势不对,立刻喊道:“弟兄们,中了恶匪的圈套啦,奶奶的都给我撤!”话虽如此,已经来不及了,“砰、砰”几声枪响后,四个匪徒一人搞定了一个警察,就剩下一光杆队长转身撒丫子逃跑。刘左挥手道:“冲!”其实不用他发话,屁哥和阿猪已经疯狂地扑了上去,直追警察队长。刘左心想这块肥肉怎么能让你们给独吞了,老子非要抢到不可。只有w懒洋洋地站在坡道上,没跟着过来抢肉。那警察队长跑进a门后已经听见身后追来的脚步声。万般无奈之下他纵身跳进a大道的坑道里, 棋牌游戏网那里也是被俗称“厕所”的地方。一般在战斗激烈的时候, 棋牌游戏网站躲在里面卯足了劲蹲坑, 棋牌游戏平台或许能保住小命一条。警察队长跳进厕所后不停祈祷:“匪徒看不见我, 棋牌游戏评测网看不见我,看不见我……”正努力祈祷间,三个面露凶光的恶匪已经出现在面前。队长被吓得瑟瑟发抖,想按扳机的手不听使唤,一个劲向左偏。阿猪站在坑道口,用枪瞄着警察队长威慑他。警察队长此刻已经彻底乱了阵脚,小手拿着枪,看着冲上来的几个恶汉不知道该打哪个。刘左和屁哥交换了一个暧昧的眼神,随后颇有默契地冲上前去用匕首干掉了队长。chinamade的队员们在屏幕哀叹道:“太残忍了……我们队长被轮歼了。”第二局开始的时候警察老实多了,两个守a点,两个守b点,一个守中门——他们开始中规中矩地打了。以刘左为首的一批匪徒们却正是意气风发、想大有作为的时候。刘左刚想带着大伙一起冲,屁哥和阿猪已经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,像兔子一样飞快地跑了出去。刘左气愤不已,心想他们跑这么快,哪还会有人剩下等着他来收拾?这两头狼在饭桌上就不放过每棵菜,在cs里更是抢肉高手。如此下去,刘左还怎么混饭讨生活?想到这里刘左大喝一声:“诸位少安毋躁,我来也。”刘左的呼喝没有任何结果。屁哥和阿猪还是忙不迭的跑。只有w懒懒地守在家里。刘左只能委屈地跟在屁哥和阿猪后面,心中暗下决心:“下次我绝不能再落在他们后面了。”话虽如此,但他想跑过屁哥和阿猪还真难。只见他们两个上蹿下跳、错落有致,把警察打得落花流水。一局终了,警察片甲不留。刘左向屁哥抱怨道:“你们窜得那么快,我和w根本没饭吃。”屁哥悠然道:“这只不过是初步展现了一下我的实力。怎么样?”屁哥得意洋洋地看着成绩表,他的名次高居榜首,阿猪是老二,刘左和w殿后。第三局开始的时候,警察队长发话了:“喂!匪徒,你们有没有作弊啊?怎么吊人狂的一米,隔得老远爆头,新闻资讯你啊是作弊的?”匪徒这边是阿猪刚要张嘴回敬他们,屁哥一伸手拦住了他。屁哥轻轻甩了一下额头前的乱发,淡淡道:“弟兄,这种事情向来是我来应付的。”只见屁哥打字如飞,那屏幕上小字一行一行飞快的生了出来。屁哥道:“身为著名战队,我们怎么可能作弊?你们是菜就一个字,我只说一次!我们没有作弊,上有苍天,下有黄土为证。我们鄙视所有作弊的——作弊的死全家!你们这些该死的菜鸟,再说老子作弊老子连爆你们头!”阿猪心想,你骂人不见得有我火候强。谁知屁哥像是窥破了他的心思,头也不回的说:“阿猪,我们不能骂人。因为我们是著名的赏金猎手战队。”阿猪说:“才刚成立啊,才打了第一场比赛,怎么就成了著名战队?”屁哥说:“马上你就能发现我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预言家了。”刘左说:“少废话,专心打。”话音刚落,可怜的chinamade的警察们已经全体去见马克思了。屁哥由衷感叹道:“以前老是当雇佣兵给别的战队打,现在挂了自己的队标,打起来感觉都是不一样。”正在陶醉间,阿猪忽然叫了起来:“不好了,警察们要溜。”果然屏幕上不停显示警察们纷纷离开比赛的信息,最后只剩了队长还挂在线上。那队长显然犹豫了一下,最后大叫起来:“**,怎么网吧忽然都停电了?我们下次再比吧!今天不分胜负!”撂下这句场面话后队长也溜了。屁哥愤愤道:“他们想干什么?”w说:“很明显,他们不想再打了。”阿猪说:“真受不了,我们怎么这么强?”屁哥说:“还不是因为有我这个灵魂人物?”刘左笑道:“是啊是啊,要不是你给大家做饭大家怎么能出来混呢……现在我们就差一个队友了,大家加油啊,争取在报名截止前拉个人进来。”刘左说的话得到了所有战友的全力支持。在全国cs大赛报名截止前一天,大家找了好几个队员来面试。屁哥找了另一个喜欢打cs的推销员——此人是推销洗发水的,专挑中年妇女下手。猪头3找了一个满口脏话的社会青年。阿猪说他们宿舍的人都打不过这个家伙,所以推荐他来了。w找了一个沉默的陌生人,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。经过测试后,三个人都被否决了。大家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就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,屁哥咬牙道:“看来要把压箱底的货拿出来了。”他上线狂发通qq,摸摸搞搞了半小时后,终于抹抹汗道:“搞定了。向大家预告一下,即将有一位mm光临我们的基地。此人是我在一个战网里闲逛的时候认识的,技术不知道如何,因为当时能和mm一起打cs,太激动了就没注意她的技术,不过应该比较菜。”阿猪说:“长得漂亮吗?”屁哥道:“不知道,没见过。”刘左说:“一个mm要来,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才说?大家快打扫卫生。”阿猪看了看屋子里,绝望地说:“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。”屁哥也说:“这个样子比较真实自然,我看我们还是不用打扫了。”刘左说:“天哪,一个mm,一个活生生的mm……”半小时后有人敲门。刘左一个箭步跳了起来准备去开门。忽然间他又改变了主意,对屁哥道:“还是你去开门吧。我的运气一向不好,从来没遇见过长得像人样的mm。”谁知平时一向活跃的屁哥却害羞了起来:“人家也是害怕这种可怕的事情发生嘛,所以阿猪去开门吧!”阿猪头也不抬的说:“我还是处男呢。”三个人说完了,相互看了几眼,终于没有人动。最后大家把目光齐刷刷投向了正在为大家修鼠标的w。w抬起头,看了眼大家的目光,什么话都没说就去开门了。大家密切注意着w的动态,他将是第一个见到mm的人。他的表情将直接决定mm的美丑。刘左喃喃道:“真是一个令人期待的时刻……”屁哥接道:“就连跟阿杰他们比赛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过。”谁知w像没事一样开了门转身就往回走了,连mm什么样都没看。倒是mm仿佛呆了一呆,静静盯着w的背影看了一会。阿猪低声说:“坏了坏了,定是w的样子吓到人家了,或者mm的样子吓到w了……天哪!”阿猪看见了mm……阿猪一句话没完就发出了惊呼,虽然屁哥颇想倚老卖老地让阿猪安静下来,但他自己随即也不得不承认,阿猪的惊呼实在是有道理。至于刘左,他已经晕倒了。mm走了进来,微笑道:“谁是危险的屁?”屁哥忙不迭地站起来说:“您能光临寒舍,我们这边没什么茶水,我,我危险的屁,这还有三个人……”阿猪几乎急哭了出来道:“屁哥你在胡说些什么?开门的农民工已经够让人害怕了,你又冒出个精神病,这让人家mm……”谁知mm点点头,继续微笑道:“谢谢。需要开始考试吗?”刘左这时已经醒了,他努力挣扎着从沙发上坐起来说:“明天就要报名了,你可以免试。但是……请把自己的电脑搬过来,我们要统一训练……还有,队规规定不得恋爱,如果你有男友的话,请暂时分开。”mm说:“我没有男友。”刘左一听又差点晕倒,但他这回坚持住了。但仍有两行鼻血缓缓流下,令人刮目相看。mm说:“那好吧,明天我就把电脑搬过来。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她款款走向门口,忽然回头又说:“我叫夏烟凝,英文名字叫smoke,你们的名字,我明天再知道也不迟吧。那么,再见!”望着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的身影,阿猪赞道:“有个性!”而刘左则始终重复一句话:“见鬼了,今天见鬼了……”屁哥说:“兄弟,不是见鬼是中奖了……如此沉鱼落雁之貌,她竟然是个csmm。我怎么没早点和她约会啊……”阿猪说:“她太美了,像天仙一样。我觉得她站在咱们屋里,咱们这个地儿实在不衬她啊。”刘左一拍大腿说:“就是!——我以队长的身份宣布,今天下午中止所有训练,全体人员投入到打扫卫生的工作中去。还有,全体人员都要洗澡,剪头发、刮胡子!凡是违反规定的,罚洗衣服一年!”

,,甘肃11选5投注


Powered by 陕西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